ad1
当前位置: 东南热线 -> 生活

南开大学接受美宝国际巨额捐赠为何遭非议

栏目:生活    发布时间:2017-02-03 11:27

原题目:南开大学接纳美宝国际巨额捐赠为什么遭非议

新年开始,南开大学因接纳一宗巨额捐赠遭到各界质疑。

2016年12月31日,南开大学新闻网登载一篇题为《南开大学徐荣祥再生生命科学中心成立》报道披露:“2016年12月30日,美宝国际捐赠典礼暨南开大学徐荣祥再生生命科学中心揭牌典礼在八里台校区举办。美宝国际向我校捐赠人民币5000万元赞同生命科学领域研究,并依托我校生命科学学院生物活性材料研究教育部重点试验室,成立‘南开大学徐荣祥再生生命科学中心’。”天津北方网同时也就此事进行了报道。

该报道一出即招来了大众的普遍质疑,而质疑的核心主要集中在美宝国际的捐赠是不是具有商业协作性质,和捐赠人是不是具有社会公信力?

上世纪80年代,该集团创始人徐荣祥曾因创造一款“潮湿烧伤膏”而激发争议,其疗效更是遭到很多业内威望人士的否认。

恰是缘由是有此背景,此番捐赠,大众很自然地对高校接纳社会资助的标准产生了疑问。

南开大学接纳美宝国际巨额捐赠为什么遭非议

其实早在2016年10月18日,南开大学新闻网还登载了南开党委书记魏大鹏接见徐荣祥基金会拜访团的新闻稿《魏大鹏会面徐荣祥基金会拜访团》,新闻稿写道,魏大鹏“希望往后基金会和集团能够在南开有关学院树立试验室等科研平台,一起增进科研技术的成果转化。另外,南开还拥有以烧伤医治和整形为特点的附属医院和多家教学实习医院,能够作为两边协作的基地。”

南开大学接纳美宝国际巨额捐赠为什么遭非议

徐荣祥为什么大众会对南开大学接纳徐荣祥巨额捐赠有这么大的反应?这要从他创造的一款“潮湿烧伤膏”谈起。

早在上世纪80年代中期,徐荣祥就以“医生”的身份出目前大众视野中,他曾开新闻公布会,推出他创造的“烧伤潮湿裸露疗法及潮湿烧伤膏”,并在北京开设学习班,推行有关技术和药膏。

而美宝集团的创始人就是“科学家”徐荣祥,他从烧伤药膏起家,创立美宝集团将旗下产品做大,宣告自己的研究可“攻克癌症”、“能够克隆人体所有器官”,遭到世界顶级专家、政客的尊重。

据百度百科的介绍,徐荣祥是中国中西医联合学会常务理事和他自己创立的烧疮疡协会的主任委员。任北京荣祥再生医学研究所所长,中国烧伤创疡科技中心主任。1991年被授予有突出奉献的科学家。

依据美宝潮湿烧伤膏的配方,成分表是:黄连、黄柏、黄芩、地龙、罂粟壳。这类药膏至今仍然被大批应用。

一名执业中医医师告知彭湃新闻记者,该配方能对部分湿性烧伤起到必定疗效,这几味中药搭配起来有清热解毒、通络止痛的用处。而徐荣祥将这样烧伤后的皮肤愈合称为“再生医学”,引发不小的反应。有很多科研论文质疑该药膏的疗效,而且以为会有大批反用处,好比2001年4月《中华烧伤杂志》登载的一篇《烧伤创面应用红树烧伤液、磺胺嘧啶银和潮湿烧伤膏的效果评价》文章,文中最后以为潮湿烧伤膏对烧伤创面的保护用处很差,甚至加重创伤。

南开大学接纳美宝国际巨额捐赠为什么遭非议

2001年4月《中华烧伤杂志》登载的《烧伤创面应用红树烧伤液、磺胺嘧啶银和潮湿烧伤膏的效果评价》

到了21世纪,徐荣祥再次成为话题人物。此次他的身份是“科学家”和公司的董事局主席,公司的主要产品还是烧伤药膏和保健食品,但他宣称自己攻克了人体组织器官克隆技术。缘由是他发现让烧伤皮肤愈合的缘由是干细胞,皮肤能够再生,其他器官也能再生。

但是“组织”与“器官”是两个不一样的生物概念,再生的也不是什么干细胞。2002年《科技日报》组织了专家听证会,会上业内专家均质疑了徐荣祥语焉不详的各类说法。

在“完成”了人体组织器官克隆技术后,2008年徐荣祥在博客上公布自己又研制出了一种“再生物质”从而攻克了癌症,并号令癌症病人加入。最后,徐荣祥向外界披露了他的成果,247例加入试验的癌症患者,只有7例死亡,由此证实他的试验获得了惊人效果。

南开大学这篇新闻稿《魏大鹏会面徐荣祥基金会拜访团》也写:“为让烧伤患者摆脱苦楚的医治过程与难以治愈的疤痕,我国生命科学家徐荣祥在80年代早期创造了烧伤湿性医疗技术,并发展构成了系统的再生医疗技术。徐荣祥基金会旨在为徐荣祥再生生命科学研究提供资金保证,推进源于我国的人体再生生命科学及烧伤再生医学事业在世界范围内的整体发展。”

徐荣祥的宣言激发了众多质疑,在应对各大媒体调查时,徐荣祥表示他的“再生物质”是一种培育液。但这类培育液就是他公司生产的“美宝胃肠胶囊”,依据产品说明,该胶囊能够改良胃肠道功能,润肠通便。徐荣祥并未在威望学术杂志上发表过确实的科研论文、且试验不相符“双盲”规则,学术界从未认可过其成绩。

南开大学接纳美宝国际巨额捐赠为什么遭非议

潮湿烧伤膏

徐荣祥的这些“新创造”也曾遭到很多知名的专业科研人员的质疑。已故的生物化学家、中科院生物物理所邹承鲁院士就是其中一名,他曾说:“从如今徐荣祥所公布的物品来看,只给了我们一些别致的在概念上非常隐约的名词,给了我们爆炸性的新闻,恰好没有给我们实实在在的科学成果。”

2015年,徐荣祥因吃工作餐而被噎死。以后,徐荣祥的儿子徐鹏接办了美宝集团。在“再生医学”的大旗下致力做大做强美宝,徐鹏将美宝产品的销售形式做成了“N级分销”,美宝的代理经销商,一共分五级,最顶层的是“合伙人”,以后顺次是“实施总裁”、“副总裁”、“总监”、“美丽天使”,每层级发展四个下线,自动晋级一级。每发展一个下线,各个上层就能够拿到不等的分成。

南开大学接纳美宝国际巨额捐赠为什么遭非议
南开大学接纳美宝国际巨额捐赠为什么遭非议

有关应用潮湿烧伤膏产生不良效果的报告,和病例。

“再生医学”概念、美宝产品都需求高大上的专业背书,于是有了《中国烧伤创疡杂志》持续登载徐荣祥的论文文章(该杂志由徐荣祥开办);有了美国《科学》杂志专访徐荣祥(2012年《南方周末》求证《科学》杂志,《科学》杂志廓清从未确定过徐荣祥的克隆研究);有了“潜能再生细胞”专利请求(该请求已被国家知识产权局采纳)。

高校资助冠名是一件特别提高档次的事情。2016年,徐鹏消费千万美元,买下了加州州立大学洛杉矶分校的健康学院冠名权。值得留意的是,加州州立大学洛杉矶分校其实不是知名的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紧接着,就有了美宝集团牵手南开大学事件。

美宝集团的神奇发展过程和徐荣祥的“医学成绩”确实简单引发争议。那么高校接纳社会资助的标准在哪里?捐赠对象的背景是不是需求有必定公信力?

2017年1月6日,方舟子发文《再问南开大学能不能够有点节操》,表示自己发文质疑了南开大学接纳捐赠以后,遭到了很多南开大学学生的咒骂与进攻 。方舟子以为问题的关键在于,美宝集团给南开大学捐钱5000万成立“南开大学徐荣祥再生生命科学中心”不是简单的捐钱,而是要研究徐荣祥自创的“再生生命科学”。在他看来,这实际上是商业协作。

在南开大学新闻网登载的《南开大学徐荣祥再生生命科学中心成立》一文中如此写道:“今年12月3日,我校与美宝国际及徐荣祥基金会在洛杉矶签约,决定成立‘南开大学徐荣祥再生生命科学中心’,以‘互惠共赢’为原则,在南开大学教学科研的原则规定范围内,展开再生生命科学基础与应用研究及成果转化。”

另外一则登在南开大学教育基金会网站上、题为《美宝国际向南开大学捐赠5000万元并成立南开大学徐荣祥再生生命科学中心》的报道,对这个中心的性质说得更具体:是“美宝国际集团与南开大学协作共建研究中心”、“增进学科建设与科技成果转化”,而且由美宝集团和南开大学分别派员构成理事会领导该中心。

正值新年假期,彭湃新闻记者暂未联络到南开大学新闻中心。1月6日,南开大学在微博上发了一则微博《寒山拾得忍受歌》:“往日寒山问拾得曰:‘世间谤我、欺我、辱我、笑我、轻我、贱我、恶我、骗我、如何处治乎?’ 拾得云:‘只是忍他、让他、由他、避他、耐他、敬他、不要理他、再待几年你且看他。’”这条微博下,不一样概念的网友仍然在争辩着。

来源:互联网    
ad09
ad10
ad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