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1
当前位置: 东南热线 -> 教育

落实主体责任严堵事故漏洞——人大常委会专题询问侧记

栏目:教育    发布时间:2016-12-25 09:26

“这些煤矿的安全问题已经不是隐患,而是‘明患’,所以事故的产生是必定的!”12月24日,北京人民大礼堂,一场环绕“安全生产和路径交通安全”执法检查报告的专题询问紧张地展开着,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乌日图指出了煤矿事故频发的严格现实。

数据显示,今年以来,全国产生的煤矿重特大事故的起数和死亡人数都是去年的两倍多,特殊是最近两个多月,持续产生了重庆、黑龙江、内蒙古等地的煤矿重特大事故。依照有关规定,这些涉事煤矿大多属于应当封闭、退出和淘汰的煤矿。

乌日图表示,在全国人大常委会今年展开的安全生产法执法检查中,检查组了解到,有一部分地方政府和部门不严厉执法,为本应当立刻停产的煤矿设置“过渡期”和“回撤期”,一些问题企业为了最后“捞一把”官逼民反,违规偷产。

“假如我们严厉实施封闭退出的政策并严厉监管,就不会形成上百人的死亡,也不会形成国家、人民财产的亏损。”乌日图问道:“党中央、国务院高度珍视,部门的工作也很认真辛劳,然而在一些地方,安全生产的规定就是落实不下去,严厉不起来,根本的缘由在哪里?有无更加有力、有用的处理方法?”

话音刚落,国家安全监管总局局长杨焕宁恳切地说:“委员的发言我都赞同,我们做安全监察工作,自己的工作没做好,深感惭愧。”紧接着,他客观地介绍了我国安全生产的整体形势:一方面是总的事故起数在降低,煤矿总的事故降低超出10%;另外一方面重特大事故起数上升,今年1至11月份产生了9起,去年同期只有4起,起数增长了125%,死亡人数增加了128.8%。这样的局势是如何形成的?据杨焕宁总结,缘由有三:首先,9起事故中,7起是瓦斯爆炸,这与我国煤矿的天然优势“高瓦斯”有关;其次,该关停的仍在开采,9起事故中有7个煤矿被列入“封闭名单”上;第三,犯法违规生产屡禁不止,例如,4起事故存在越界偷采,1起事故属于停产后未经恢复验收私自开工。“正如乌日图委员讲的,不只仅是几个矿出了事故,更重要的是带有必定的广泛性。”杨焕宁说。

煤炭价钱上涨、瓦斯管理不到位、企业安全管理松弛、部分出现煤炭供给紧张等都是今年安全生产形势严格背后的因素。杨焕宁说:“今年7月份以来煤炭价钱大幅上涨,据我们检查的资料,12月7日中国煤炭价钱指数频年初增加了45.7个点,秦皇岛5500大卡的动力煤价钱是600元左右,频年初增长了超出60%。在这类价钱的刺激下,好几年都开不了矿、亏本的小矿,一下子看到了机遇,犯法违规地偷采。企业主体义务别说强不强了,根本连想都没想。要煤不要法,要钱不要命。”

杨焕宁接着说:“因为部分地区煤炭供给比较紧张,有些地方还下文鼓励多采煤、多挖煤,包含一些监察、管理部门都‘高抬贵手’,睁只眼闭只眼,执法不严。例如,金山沟煤矿和赤峰宝马煤矿3月份都曾查出干预干与题,政府部门也下了整改告诉书,但没有盯到底。赤峰煤矿以撤设备为名还在挖煤,最后引发了大的事故。”

安全生产是草菅人命的大事,安监部门接下来将如何应对?杨焕宁表示,主要采用以下方法:第一,请求所有安监系统、煤监系统的同志除过留下值班、应急的,所有到一线检查重点单位,对7000多个煤矿,每个煤矿都派人盯着;第二,国家安监总局和煤监局组织30个暗访组,一直地在全国市县以下的单位检查;第三,通过网络、手机向所有矿主、企业发送安全管理的请求,和如今安全管理的一些政策,提示他们提升安全意识,强化安全管理,落实主体义务;第四,借助媒体的力气,加大言论宣传,公布曝光存在问题的地方和煤矿,构成言论压力。

“这4个方法是一个短时间的方法。先把近期事故多发多发的形势控制住,尽力为人民大众欢度除夕春控制造安全稳固的环境,然后再采用改革发展的办法,进一步抓好煤矿及其他领域的生产安全工作。”杨焕宁说。(经济日报记者 李 哲)

来源:互联网    
ad09
ad10

相关内容

ad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