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1
当前位置: 东南热线 -> 地方

北京涉黄主播名单揭秘网络主播就这样把你的钱赚了!(图)

栏目:地方    发布时间:2016-06-05 15:57

今天上午,记者从北京网络文化协会、市文化执法总队的现场会上了解到,自《北京网络直播行业自律公约》实施一个多月以来,截至目前已确定了北京市第一批违规主播黑名单,共涉及北京市网络直播平台9家、主播40名。有关负责人表示,北京市各网络直播平台将对名单中的主播永久封禁,不提供注册通道及直播空间。

记者了解到,此次“黑名单”涉及六间房、酷我(聚星)、花椒、在直播、映客、69秀(玖秀)、陌陌、咸蛋家、黑金直播9家网络直播平台、40名主播。这些主播在网络直播时,绝大部分存在严重的淫秽色情内容,比如露点、现场模拟性爱行为等;其中,只有个别是因为存在涉毒涉枪等内容而被列入“黑名单”。不过,相关负责人表示,鉴于名单中涉及身份证号等个人隐私信息,目前协会已将名单上报文化部,待批准后由文化部统一向全国发布。

据协会负责人介绍,网络直播自律公约违规主播名单主要来源于三个方面:一是网友举报;二是直播平台在监控中发现;三是全国“扫黄打非”办、文化部、市文化执法总队等监管部门依法查处案件中涉及的主播。此外,协会还公布了举报邮箱:wangluozhibo_xh@163.com。

  上“黑榜”主播将被永久封禁

自4月13日公约发布之后,北京市直播平台企业通过整改自查、会员互查和随机抽查等方式,迅速落实公约要求。截止到5月31日,六间房、映客、花椒、秀色、陌陌等平台已基本完成主播实名认证、水印添加、直播内容存储15天等公约要求,部分企业对直播内容甚至做到了永久保存。同时,各直播平台主动履行企业主体责任,采取增加内容审核人员、实施7×24小时监管及设置应急处置预案等措施,及时发现和处置了多起直播中的涉黄、涉毒、涉暴等问题。

对于社会各界关心的违规主播名单问题,协会负责人介绍,北京网络文化协会各成员单位在市文化执法总队的支持下,本着对平台和主播负责的态度,由协会及各平台内容审核负责人组成了直播内容评议委员会,对问题主播的直播视频和截图进行审定,以公开、公平、公正的态度,确定了北京市第一批网络直播自律公约违规主播名单,名单共涉及北京市网络直播平台9家、主播40名。北京市各网络直播平台将对名单中的主播永久封禁,不提供注册通道及直播空间。鉴于名单中涉及身份证号等个人隐私信息,目前协会已将名单上报文化部,待批准后由文化部统一向全国发布。

协会负责人表示,从整体看,公约的落实基本到位,标志着本市网络文化行业组织在相关政府主管部门的支持下,迈出了自我管理、自我约束、自我发展的重要一步。对公约发布前一些平台非实名主播的实名认证工作,因信息不全、无法联系等客观原因还需要一段时间才能逐步完成,恳请社会各界多多理解和支持。

市文化执法总队相关负责人表示,作为本市文化市场监管部门,支持行业组织通过自律方式实现企业良性发展。在自律公约落实和违规主播名单确定的工作中,市文化执法总队始终坚持三个原则:一是由协会成员单位充分协商、民主决策,执法部门只提供建议,不参与决策。二是发挥执法专长,引导协会成员在确定违规主播名单时,充分考虑行为性质、主观动机和社会影响等因素,对第一批永久封禁的名单慎重决策。三是依法监管,保护隐私。要求协会成员无论是在讨论时还是在今后的工作中,都不得泄露个人隐私。

市文化执法总队相关负责人表示,自今年4月份以来,通过开展专项整治、行业协会牵头组织自律行动、企业主动承担主体责任等方式,北京市网络直播平台风气已大有好转。协会方面也表示,下一阶段还将举办网络主播新视野评选和行业峰会等活动,以内容和行风建设引导行业健康发展,为共同构筑风清气正的网络直播空间而努力。

  网站自查

  30秒就发现一次违规

今天上午,记者向“映客”创始人兼CEO奉佑生询问了该网站自查情况。奉佑生表示,他们是配备自查检测人力最多的网站之一。“每天投入800人,白天黑夜轮流倒班对网上低俗及淫秽色情、涉毒涉枪涉暴等内容进行监控。刚开始我们每3分钟到5分钟可发现一次违规,现在投入人力设备更多了,30秒就可发现一次违规。由于大规模的投入,效果也是显著的。刚开始,发现有主播露多一点、露出内衣等低俗内容的,每天能发现约200人次。我们发现后,立即将其拉黑。过了一段时间后,现在网上这种低俗内容已少了很多,我们每天能够发现几十人,将之拉黑。而目前直播期间抽烟现象还很多,每天发现并将其拉黑的有4000多人次。”

奉佑生表示,目前监控技术也是个考验,因为现在对淫秽色情、涉枪涉毒等文字,可以用关键词筛出等,但对直播的视频音频就很难做到。主要还是靠大规模人力来完成监控。因此,现在映客也在加紧研发对视频音频的监控系统。

据了解,此次公布的网络直播自律公约违规主播名单是第一批,而且是涉及严重违规内容的,这些主播都被永久封禁。今后还会公布第二批“黑名单”,而且会定期公布。

据介绍,乐嗨、秀色秀场、一直播(秒拍)等网站表示,从《北京网络直播行业自律公约》开始实施后,他们也进行了自查,自查内容没有发现可被永久封禁的严重淫秽色情内容等。

公约要点

  所有主播必须实名认证

《北京网络直播行业自律公约》是北京市网络文化协会协同百度、新浪、搜狐、爱奇艺、乐视、优酷、六间房、酷我、映客、花椒等20余家从事网络表演(直播)的主要企业共同发布的。

根据新公约规定,所有主播必须实名认证;网络直播房间必须标识水印;内容存储时间不少于15天备查;对于播出涉政、涉枪、涉毒、涉暴、涉黄内容的主播,情节严重的将列入黑名单;审核人员对平台上的直播内容进行24小时实时监管。

该公约要求,各平台对新申请主播要按要求认证:实名信息提交包括本人姓名、身份证号码、本人手机号码、银行卡账户信息以及本人手持身份证照片。此外,还需人工认证,申请者需在与审核人员视频聊天过程中回答若干问题,认证过程不得少于1分钟。认证过程中发现信息不匹配或不合要求,不予认证。

公约特别强调,不为18岁以下的未成年人提供主播注册通道。现有主播未进行实名认证的,须在6月1日前完成。主播注册、签约时,平台应向主播提供相关制度规范文本或教育培训,明示法律法规禁止内容。

此外,公约还要求在所有直播房间内添加水印,包括网站Logo(或名称)和时间。水印位置应标注在视频画面左上角或右上角;宽×高不小于50px×25px;水印清晰,与视频画面有明显区分;平台对所有直播内容进行存储,存储时间不少于15天。

  实施背景

  涉黄涉赌涉毒频发

  网络监管面临挑战

近几年,网络直播发展迅速,已成为网络文化领域重要的经营模式和文化市场的重要组成部分。据统计,北京约有30余家企业从事网络直播,且行业规模在不断扩大。2015年下半年以来,以“直播造人”为代表的淫秽色情事件频发,违背社会公德甚至涉赌、涉毒问题屡有发生,甚至一些企业以此为手段,为融资、上市制造噱头,网络扫黄面临着新的挑战。在这样的背景下,北京网络文化协会发起了议定自律公约的活动,针对当前直播平台存在的问题采取监管措施,落实主体责任。 (记者林靖)

延伸阅读

网络主播就这样把你的钱赚了!

一台电脑,一个摄像头和一副耳机,一个人唱唱歌聊聊天就会有钱入账。天下哪有这等好事?但是别忘了现在是互联网时代。正如《纽约客》1993年刊登的那幅漫画:“在互联网上,没人知道你是一条狗。”这说明在互联网充满着无限的可能性。因此靠直播赚钱也是可能的。至于直播为什么这么火,小M认为有3个原因:1)互联网时代看似每个人可以与任何一个人聊天,但是每个人生活的都很孤独;2)在人性的深处隐藏着偷窥的欲望;3)互联网技术和通信技术突飞猛进!

这是个人人都想播点儿啥的时代,但视频直播也并非火得那么一帆风顺。2008年前后,互联网行业处于上升期,视频网站却被看做是一条“死胡同”。这时直播平台9158出现了,它在网页上建立视频聊天室,招募漂亮的女主播唱歌、跳舞、卖萌、调情。粉丝为了得到女主播的芳心,“壕”气冲天赠送虚拟礼物,女主播可以从中分成75%,9158可以分成20%。

这就是秀场模式,凭借将“视频与交友”结合,9158在2012年营收约10个亿。有媒体报道,当时除了爱奇艺、搜狐、优酷土豆等一线视频网站, 那些还活着的中小视频网站全面转向“9158模式”。直至今日,也是最流行的直播方式之一。

除秀场模式外,目前最受大家欢迎的就是游戏直播。直播软件可以将游戏画面与摄像头取景画面,整合于同一个屏幕里,便形成一款实时解说、实时互动的网络游戏节目。毕竟“看着这些主播们玩,过过瘾也是极好的”。不被主流媒体看好的电子竞技产业,却在各个直播平台,比如斗鱼、熊猫、龙珠、虎牙、战旗等平台,过得“有滋有味”。

事实上,分享与陪伴正成为视频直播的新动力,越来越多人希望将自己的生活搬到摄像头前。除了秀场与游戏直播,一批新的泛生活类的直播平台涌现,其中以花椒、趣播、光圈直播最为突出。他们的最大特点是,直播的内容从秀场、游戏类的直播转向了移动化的全民秀,并且不再依赖电脑,手机APP随时随地都可以进行直播。

据媒体报道,目前我国有将近200个在线直播平台,网络直播平台用户数量已经达到2亿,大型直播平台每日高峰时段同时在线人数接近400万,同时进行直播的房间数量超过3000个。直播正在成为互联网行业的一块儿新的“大蛋糕”。

现在,谁都想成为新一代网红,大到企业家、明星,小到不知名的“草根”都计划着买台电脑,加一个美颜摄像头成为网络主播。今年3月,小米的黑金直播出场,随后不到一个月,陌陌在4月也将直播功能提到一级入口。4月7日,在《欢乐颂》的发布会上,刘涛也玩起了映客直播,蒋欣、杨烁、王凯等明星也纷纷出镜,当时吸引了71万粉丝上线刷屏,开场5分钟造成了直播平台瘫痪,粉丝们疯狂的热情背后也展现了网络直播巨大的 市场。

4月21日,papi酱广告拍卖直播,优酷直播间的线上竞拍价竟然飙至1800万元;5月10日晚8时,小米夏季新品发布会结束后,雷军在小米直播中的露脸瞬间得到了超过20万粉丝的关注;5月16晚,罗振宇直播拍卖个人藏书,一本起拍价为2.55元的《历代名篇选读(上、下)》以30260元的价格在优酷直播中拍出;5月18日,宋仲基的北京粉丝见面会在一直播上进行直播,有1100万人在线观看。

网络直播这么火,和它的高回报是分不开的。前一阵子网络疯传的一份“某直播平 台金牌主播价目表” 显示,“身价”最高的主播签约价已达到一月200万,相当于2400万一年。而这份价目表中的主播都来自时下热门的网络游戏,如LOL、dota2等。这样的“身价”,堪比一线影视明星。

但“身价”或“签约价”并非主播个人拿到的真实收入。有平台主播解释说网络节目的人力、设备等成本高昂,合作所谈的价格需要涵盖如上成本,最终落入个人主播口袋的只是很少的一部分。据业内人士透露,目前顶级的主播年收入也就是300万,并且能上百万的并不多。小M想, 年入300万,已经不算少了啊……

平台和主播们的收入主要来源于观众的打赏、广告收入、与游戏公司及外设厂商进行合作等。直播的背后充斥商业利益的争斗。有些直播看了不仅浪费时间精力,还浪费感情!小M不反对大家看直播,但是小M觉得把自己有限的生命花在无限无聊的直播上就有点得不偿失。其实看直播时也要提防着点,因为有些直播也会坑人!

来源:互联网    
ad09
ad10
ad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