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1
当前位置: 东南热线 -> 财经

美国退出巴黎协定谁最受伤?

栏目:财经    发布时间:2017-10-17 17:26
美国退出巴黎协定谁最受伤?

美国放任碳排放量增长的态度,虽然对全球环境产生一定的负面影响,放弃大国责任,但最终将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不仅有损其国际形象,更重要的是将长期损害美国在全球金融和产业的领导力。

6月1日,美国特朗普总统宣布退出《巴黎协定》。由此来看,继美国退出TPP协定之后,特朗普又脱下另一只靴子,丢掉控制温室气体排放的《巴黎协定》,兑现竞选总统期间的承诺,其目标直指振兴美国传统能源行业。

2015年巴黎气候变化大会通过的《巴黎协定》,是一部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国际法律文本,是全球应对气候变暖、削减温室气体排放的重要机制,要求各国建立碳排放硬性约束机制,在农业、工业、交通、生活等领域减少能源消耗,鼓励应用清洁能源。

而特朗普总统宣布退出巴黎协定的计划,酝酿已久。第一步,更换了主管部门官员,2月17日,任命斯科特·普鲁伊特出任美国环境保护局局长,普鲁伊特与矿业能源公司关系亲密,决定了他作为环保局长的反对碳排放控制的基本底色。随后,3月28日,签署行政令停止奥巴马时期立下的涉及气候变化的环保监管法规,从而退出巴黎协定而扫清障碍。

美国退出巴黎协定,在国际社会产生负面影响,作为头号经济强国,美国一直在承担着构建全球经济和贸易投资秩序,向世界各国输出价值观的位置,而且,美国的碳排放量也相当高。统计数据显示,2015年全球二氧化碳排放总量约为363亿吨,美国二氧化碳排放量位居第二,占比15%。而且,美国人均的二氧化碳排放量相当高,为17.4吨,是中国人均的2.4倍,欧盟人均的2.5倍,印度人均的8.7倍。

从美国历来的环境保护立场看,美国从来都不是环保主义的急先锋,在全球温室气体排放问题上一再扮演负面角色。2001年,小布什总统上台后就宣布退出《京都议定书》(即1997年12月达成的另一份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文件,全称《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的京都议定书》),而2017年特朗普上台不久退出《巴黎协定》,可以看到,美国在全球温室气体排放上一直采取骑墙的放任自流态度。

而从其他国家的表态看,基本支持控制温室气体排放,5月27日召开的七国集团峰会最终声明,除美国以外,德国、英国、法国、意大利、加拿大和日本政府方面承诺遵守《巴黎协定》,对此,德国总理默克尔说:“现在的情况是6:1。”6月1日,意大利、法国、德国三国领导人发布联合声明回复特朗普:我们认为2015年达成的《巴黎协定》是不可推翻、不可修改,因为这是我们星球、社会、经济的重要工具。在特朗普宣布退出《巴黎协定》半小时后,特斯拉CEO 埃隆·马斯克发布推特宣布辞去特朗普顾问委员会的职位。

因此,与退出TPP协定相比,美国退出巴黎协定,影响面更为广泛。宣布退出TPP协定,美国只伤害到了一个主要盟友的感情,即日本;而退出巴黎协定,美国将伤害到几乎所有的盟国和贸易伙伴,也包括中国。

这里,首先要点赞联合国的表态,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30日在纽约表示,气候变化不容置疑,必须为此采取行动,且其中蕴含许多机会,他敦促全球执行《巴黎协定》,呼吁各国领导人、商界和民间社会为此共同努力。

现在,特朗普宣布退出巴黎协定,分析起来,对谁最有影响?实际上,美国退出巴黎协定,受伤最深的将是美国自己,不仅有损其国际形象,从长期发展趋势看,这将削弱美国在全球金融和产业的领导力。

其实,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已经明了地表达了一个态度,减排虽然痛苦,但同时也是一门“大生意”。分析古特雷斯所说的“大生意”,笔者认为主要体现在以下两个方面:一是碳金融产品;二是环境产品和环保产业。

首先,美国在碳排放控制上的放任自流,撕裂的是美国全球金融中心地位。

毋庸置疑,美国至今仍是全球金融中心,华尔街是全球资本市场乃至金融服务业的代名词。但目前看,至少在碳金融领域,美国已经大幅落后了。

当前,全球碳金融市场的中心已在欧洲,全球3/4以上的碳交易量在欧洲,交易价值超过30亿美元。其中,欧洲气候交易所是全球最活跃的碳排放权衍生品交易市场。而且,碳交易控制碳排放总量的功能设计已开始体现,欧盟地区碳排放总量逐年下降,数据显示2014年碳排放量约为18.12亿吨二氧化碳当量,比2008年下降了14.4%,占全球碳排放比重为10%,而2008年占比为14%,六年之间占比下降了4个百分点。

因此,虽然美国的碳排放量高出欧盟五成,但由于美国拒签《京都议定书》,没有形成全国性强制碳交易市场。最终,美国碳金融市场发展滞后,碳交易量不及欧盟的10%,交易价格长期低于欧盟。

而且,美国的碳交易市场过于分散。美国施行的是邦与各州分权而治,倾向减排的州开始形成自发市场,美国碳交易市场呈现出以州为单位各自组成的特征,如区域性温室气体倡议、西部气候倡议、气候储备行动、中西部温室气候减排协定等。其中,区域性温室气体倡议(RGGI)发展较为成熟。

而中国已经在碳交易话语权上开始发力,通过碳排放交易试点,建立全国性的碳交易市场。纳入北京、上海、天津、深圳等7个试点碳交易平台的排放企业和单位共有2391家,分配的碳排放配额总量合计约12亿吨,碳市场交易总量约1.01亿吨,中国碳市场整体将有望超过美国,成为全球第二大碳交易体系。而最关键的是,中国碳交易市场后期潜力巨大,全国统一碳市场有望今年7月正式启动,欧洲能源交易所(EEX)首席执行官Peter Reitz表示,2017年启动的中国碳市场“将覆盖40亿吨CO2(二氧化碳)当量,超过欧洲碳市场的两倍,成为全球最大的碳交易体系。”

由此,美国碳金融发展形势危急,真的是“前有标兵,后有追兵”,而特朗普政府再退出巴黎协定,从发挥环境和市场要素上,继续拉大美国与欧盟等碳金融发达市场的差距,在布局未来新兴金融领域上,美国已先失一局,并一错再错。

其次,美国在环境产品方面表现发力,最终将伤害了美国的产业领导力。

美国是全球最发达的科技中心,在新兴技术和产品研发中具有全球领先位置。但多年来,在环境产品领域,欧盟和其他地区已经开始赶超美国态势。

所谓环境产品,就是有助于促进环境保护的产品,主要包括三大类,包括符合环保要求的产品加工生产方法、清洁生产技术、环境友好产品。从未来产业发展看,全球产业发展向环境友好的趋势不会改变,环境产品是和信息产品一样,具有广阔的发展空间。目前,环境产品已经成为全球公认的未来重要产业,为了推动全球顺利减排,2014年7月8日,欧盟、美国、中国等14个WTO成员国启动了“环境产品协定”的诸边贸易谈判,针对环境产品(尤其对气候变化而言非常重要的产品),推动各国降低关税壁垒和取消非关税壁垒。

当前,环境产品领域占据全球金字塔顶端的,应该是欧盟。一是欧盟已输出环境产品软实力。欧盟执行的环保标准,已经成为了全球主流标准,国际社会包括中国在采取欧盟标准开展环境监督和整治。例如,目前,欧盟的各项环保标准,已经成为国际主流标准,比如成品油标准、垃圾焚烧排放标准、食品安全标准等等。

二是具体环境产品上,欧盟介入的早,发展快。最直接的表现是,欧盟是推动世界贸易组织《环境产品协定》谈判的坚定支持者。环境产品将涵盖一系列绿色产品,包括可再生能源和环保节能技术、废弃物处理和循环体系、水和空气污染控制设备等。欧盟从事环保产业就业人数达400万。到具体环境产业,欧盟已经在包括太阳能、风力、潮汐、空气动力、水处理和回收设备等领域居于领先位置。比如在光伏领域,根据EPIA 统计数据,欧盟各国都是带动太阳能光伏行业的领跑者,2008 年欧洲新增装机容量一度占到全球的85.12%,目前,德国等欧洲国家成为了太阳能光伏技术的全球领跑者。

一方面,中国作为环境产品消费的大国,在空气、土壤、水等方面的治理,清洁能源的生产方面,形成高额的进口需求,欧盟是我国环保产品的重要进口地区。另一面,中国的环保产品也做逐步做大,需要注意的一点的是,中国已参加了具有富国俱乐部标签的“环境产品谈判”,已经以积极的态度发展环保产业。比如,中国推动环保产品,光伏在政府的支持下发展起来,生产中心向中国转移。2015年,我国硅片、电池片、组件的产能与产量均占全球60%以上;2016年全球光伏新增装机70GW,中国贡献了34.54GW。

中国已经意识到,作为一个大国,无法在环境问题和环保产业上“搭便车”,必须建立在本国产业发展之上。因此,中国开始提高对企业的减排要求,从产业结构上去产能,从产品创新上应用新技术,重点推进京津冀大气污染治理等国家战略。而美国在世界经济发展态势比较明朗的今天,宣布退出巴黎协定,将不利于激发本国企业开发更加高能效和环境友好的产品。

总之,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退出巴黎协定,受损害的将是美国自己,有损美国未来的全球金融和科技中心的地位。

来源:新浪财经

来源:互联网    
ad09
ad10

相关内容

ad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