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1
当前位置: 东南热线 -> 财经

千人排队退押金酷骑陷危局

栏目:财经    发布时间:2017-10-14 13:14
千人排队退押金酷骑陷危局

9月29日,用户在酷骑位于北京市通州区万达广场的总部门前排起长队申请退还押金。 刘嘉 摄

目前,ofo和摩拜占据了80%的市场,两大企业还陆续推出各类优惠、免费活动,以逼迫其他单车企业退出市场,在未来的三个月,绝大多数共享单车企业会“死掉”,押金难退还的问题也将会频繁出现

法治周末记者刘嘉

经历了一天的排队、委托群友帮忙,北京用户王志刚终于在9月28日晚间拿到了自己在酷骑单车的298元押金。

然而,截至10月9日,仍有多位用户在微博上反映,他们在酷骑App发起押金退还申请后仍未到账,一些外地用户不知道除了千里迢迢前往酷骑公司北京总部现场申请退款外,还能怎么解决押金退还难题。

酷骑单车到底怎么了?能否挺过目前的危局?押金最终能否顺利退还?成为很多用户心中亟待解开的谜题。

用户为退押金酷骑总部前排起长队

酷骑单车成立于2016年11月,注册资金10亿元。其使用方式与很多共享单车类似,经过实名认证注册、缴纳298元押金后就可以骑行。

9月10日,王志刚在外地因急需使用酷骑单车,便充值了298元押金,使用完单车后,当天便申请了退款,而让他始料未及的是,酷骑并未在承诺的7个工作日内将押金退还到他的账户中。

由于线上无法顺利退款,一些微博用户发帖称,到酷骑单车位于北京市通州区万达广场的总部可以现场办理退押金业务。抱着试一试的想法,9月28日9时,王志刚来到了万达广场B座前,眼前近千人排队退押金的场景让他吓了一跳,为了能拿回押金,他只得加入了漫漫长队之中,并且加入了排队人自发组建的“要钱群”。

19时许,王志刚在“要钱群”中找到了一个即将要排到的群友,拜托他代为自己退款(酷奇单车规定,在现场排队退款的用户,可以最多办理两个用户的退款申请),过了一会,他就收到了用户发来“退完了”的消息,查询了支付宝账单,他发现仅仅两三分钟的时间,298元的押金就退到了账户中。

9月29日上午,法治周末记者来到酷骑单车总部,其时,万达广场前聚集了数百名追讨酷骑单车押金的用户,蜿蜒曲折的队伍一眼望不到头,数十名公安民警和保安在维持秩序。

一名现场维持秩序的民警告诉记者,这两天不断有酷骑单车用户前来办理退款手续,现在保守估计至少要排4个小时以上的队。

记者了解到,由于不少酷骑单车用户身在外地,不能来现场排队退押金,于是在现场、网上还有人做起了代人排队、收取手续费的生意。

而对于该问题,酷骑单车曾称是因为酷骑App上线了一批新功能,由于时间短,功能更新频繁,系统出现不稳定,这些问题将在9月份得到解决。然而到了9月,押金退还难的问题仍未得以解决。据媒体报道称,杭州、西安、合肥、长沙等多地的酷骑单车分部均已人去楼空。

四川一企业有意接盘

同样,支付宝也对外发布声明表示,支付宝根据与酷骑的相关协议约定,限制了酷骑的企业支付宝账户提现功能,但酷骑面向用户的支付宝退还押金功能从未关闭,支持酷骑继续向用户退还押金。

与此同时,在这封公开信中,酷骑方面称,已就共享单车投入9亿多元资金,尚有近150万用户没有选择退还押金,市面上也有近140万辆单车正在运营,所以并不是一家没有任何价值的公司,目前正积极对接资金方;同时,酷骑方面罢免了公司高唯伟CEO职务,新的管理层也在紧急筹备组建。

除了押金问题一直困扰着酷骑之外,有十几位跟酷骑(北京)科技有限公司浙江分公司签了劳动合同、职位为运维专员的员工向媒体表示,他们的工资也出现了被拖欠的情况。

被酷骑单车罢免的CEO高唯伟在接受猎云网采访时透露,为了走出困局,公司曾四处寻求投资意向,包括他自己此前曾私下与ofo和摩拜两大巨头创始人分别谈了两三次,想把公司卖给其中一家,但没有人愿意接手。

不过,高唯伟透露,目前已有四川的一家集团同意以10亿元的价格全面收购酷骑,将接手全部资产,并负责处理后续押金退款事项,如果他们确认收购,肯定能够一次性解决酷骑的所有问题。

不过,截至目前,高唯伟并未向外透露收购方的名称,也未展示相关的协议书,只透露对方的业务涉及房地产、金融等领域。

对此,独立互联网行业分析师张旭表示,该集团全面收购后,酷骑能否彻底摆脱押金退还难题,主要取决于新注入的资金能否匹配上资金缺口。

上海市自行车行业协会秘书长郭建荣则认为,目前,企业全面收购后,仍然无法确定酷骑单车未来的发展会有怎样的变化,中小型共享单车企业是否有良好的生存空间仍需要依据未来走势,才能进一步做出判断。

中小单车企业前景堪忧

自悟空单车退出市场、南京町町单车疑似跑路以来,共享单车企业的运营状况、用户的押金安全也越发引发社会关注。

张旭告诉法治周末记者,酷骑单车的主要问题在于运营上出现了问题,“由于摩拜和ofo占据了主要的共享单车市场份额,这种双寡头的局面,导致市场融资、媒体宣传等资源基本向这两家倾斜,也使得其他共享单车企业难以获得足够多的资源,因此,在这种情况下,市场份额占比较小的企业若仍然不重视自身的造血能力,那么就可能导致资金链断裂,企业也就很难维持运营下去”。

郭建荣认为,目前,共享单车的发展已经产生了180度的大转弯,共享单车企业都很难盈利,各地区的政府加强了监管;ofo和摩拜占据了80%的市场,两大企业还陆续推出各类优惠、免费活动,通过这种办法逼迫其他单车企业退出市场;这让很多中小企业难以承受;在未来的三个月,绝大多数共享单车企业会“死掉”,押金难退还的问题也将会频繁出现。

据悉,8月1日,交通运输部等十部委出台的《关于鼓励和规范互联网租赁自行车发展的指导意见》,明确要求加强用户资金安全监管,“在企业注册地开立用户押金、预付资金专用账户,实施专款专用,接受交通、金融等主管部门监管”;9月中旬,北京市又出台相关指导意见强调“实行专款专用”。

“十部委出台指导意见提出要对押金进行监管,但目前却没有严格落实监管,各个企业可能都在动用用户的押金。”郭建荣说,押金监管是共享单车企业的重中之重,应当尽快落实指导意见,严格监管押金,否则难以约束企业专款专用。

东南大学交通法治与发展研究中心执行副主任顾大松表示,大规模出现押金难退的问题,可能与金融监管机构未能严格履行指导意见有关,应当尽快落实监管,一旦发现异常情况及时发布警示,预防一些企业打押金的主意。

经历此次风波,高唯伟建议:其他共享单车玩家要想活下去,必须要有强大的资本;要稳扎稳打,不要把战线拉得太长,做一个地方的小品牌,一个城市一个城市去做,不要先做大做强,先做一个“小而美”的企业,找准时机做大做强,“我现在很后悔当时酷骑单车的发展没有聚焦,应该在几个地方做深做透,而不是铺太多的城市”。

顾大松也认为,少数企业可以将关注点放在二三线城市,经过与城市主管部门的协商,使得城市只选择一两家共享单车企业进入,此时企业带着特许经营的味道,这样一来,企业可以抓住一定的市场,政府部门也能有效管理乱停乱放的情况,对市容市貌起到良好的维持效果,不过,这种方式可能与市场总体思路有些不同。

来源:互联网    
ad09
ad10

相关内容

ad08